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雪雁露新闻博客资讯网

可能要制作动画

发布:admin07-04分类: 体育新闻

  ,严重影响了优质短视频创作者的积极性和这个产业的发展,成为行业发展的下一个“坎”。

  近日,短视频作品创作与版权保护研讨会在京举办,针对这一问题,来自政、产、学、研界的嘉宾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中经文化产业”受权独家整理发言精粹,以飨读者。

  短视频代表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一种新表达。由于体量轻便、形式新颖,社交属性特殊,创作门槛比较低,观看时间和场景便捷,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用户,还有不少用户成为短视频内容直接创作者。

  目前,短视频已经成为我国移动互联网流量增长最快的产品,2018中国视频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00亿元大关。所以,短视频通过信息、广告、粉丝打赏、付费、电商运营等方式实现多维度变现,已经形成独立的生态体系,

  但是,由于看到短视频领域也存在大量未经授权复制、表演网络传播其他人影视、音乐、摄影文字等作品,以合理使用为名,对他人作品进行删减、改编,并通过网络传播,也出现一些低级、抄袭等不良现象,这些现象对我国网络版权保护环境乃至国际形象有了负面的影响,对国民思想文化素质建设和提高也非常不利。严重影响了优质短视频创作者的积极性和这个产业的发展。

  因此,在剑网2018年专项行动中,国家版权局等四部委开展了短视频版权专项整治活动。9月14日,国家版权局针对重点短视频平台存在的突出版权问题约谈了15家短视频企业,责令相关企业进一步提高版权保护意识,切实加强内部版权制度建设,全面履行企业主体责任。通过两个多月的整改,短视频保护环境得到显著改善。

  宋建武表示,与以往被作为精英和媒体群传播工具的影视形态不同,短视频是普通公众的表达方式,因此具有普遍参与性,这也是其比之前互联网上出现的各种影视形态更受欢迎,也有更多上传量、下载量、日活量和分享量的原因。而海量的用户,又让其在整个舆论形成、传播过程中,扮演者重要的角色,担负着重要的作用。

  对于短视频产业未来的发展,宋建武认为随着5G时代的到来,用户的网络接入成本将越来越低,而短视频的制作和传输质量也会逐步提升,因此5G的到来将给短视频注入更多动力。另外,随着个人移动终端的普及及技术升级,图像采集能力、处理能力将得到提升,也会对短视频行业的发展有所帮助。第三,短视频接入移动平台的技术支持力量逐渐强大,这些都会促进短视频在未来获得进一步发展。

  在谈到版权问题时,宋建武认为,在公共领域里,作为公共表达工具的短视频的版权保护,不能绝对化,“过度的保护和不保护都是问题。”他认为,应该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22条的规定,参照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公约所指明的伯尔尼公约的精神规则处理。

  卢海君表示,目前,围绕短视频在《著作权法》当中的地位的讨论较多,涉及了多个领域,而归根结底,要搞明白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短视频到底算不算作是作品。卢海君表示,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明白短视频在《著作权法》中处于怎样的地位:“如果构成作品,满足先决条件,就应该受到版权保护;如果不是作品,或者不满足原创性,就不应该获得版权保护。”按照现行《著作权法》规定,作品是人类创作的产物。对此,他表示:“凡是作品,都是主观的人类思想或情感的外在表达形式,不管什么内容,只要有人类的创造行为在里面,把人的思想情感与外在表现结合在一起,我觉得都不能够不把它(短视频)归入到作品行列中。”

  第二个问题,就是如果短视频构成作品,那么它在什么条件之下才满足《著作权法》规定的独立性、原创性条件。卢海君表示,按照现行《著作权法》规定,作品要受到版权保护,需要满足独创性和可复制性两个条件。对于独创性,有些观点认为它包含两部分:独立性、一定程度的创作性或创造性;还有人企图从短视频的时长长短来划分短视频类型,来确定其是否满足所谓的独创性的创作高度。

  对此,卢海君认为,时长并不是划分短视频独创性的关键性要素,短视频只是作品的一种表现形式,有些短视频很短,但是它集中的把作者的个性、作者的思想情感表达出来,因此就应该受到版权的保护。

  另外,还有些观点认为,短视频作品只有在满足一定的创作“高度”才能受到版权保护,而且创作“高度”作为《著作权法》当中作品与制品界分关键性标准。对此,卢海君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创作本无高度,创作的好坏是由观众、读者进行解读的,本来就是主观性东西,如果我们把主观性的评价带入到著作权保护客观标准当中,就有可能使得版权保护的标准主观化,使司法判决不能够取得一致性,没有给我们版权产业的发展有一个良好的预期。”

  卢海君最后表示,他认为应该给予短视频一体化、普惠化、扁平化的版权对待,只要是作者思想、情感的外在表现形式,只要是作者独立创作,并不是抄袭、剽窃他人作品的结果,这个短视频就应该享有版权保护。无论短视频的作者是谁、权利人是谁,经营者只要想复制、想要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就应该获得权利人的许可,否则就构成版权侵权。“不要再纠结于什么类型的短视频,不要再纠结于到底有多长,不要纠结于到底有多高,因为多长、多高跟版权保护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熊文聪通过一些短视频使用他人作品的侵权判例,来说明短视频在使用他人作品的情况下,是否侵犯了著作权判定的问题。

  他表示,在短视频制作过程中,使用他人的作品是否一定构成侵权的问题比较复杂,需要仔细解读。如果内容提供者或者短视频平台纯粹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许可使用他人受版权保护的作品来提升短视频的点击量,那么很显然存在侵权风险。

  但是,在短视频普遍不超过1分钟的当下,如果只是用原作品数十秒的片段,是否也构成侵权呢?熊文聪认为,在法律适用上就要看所使用的他人作品中的片段是否属于原作品实质性部分,并且是具有独创性的部分,如果是的话,侵权就成立,不能因为片段只占原作品整体相对较小比例就认定为不侵权。

  另外,《著作权法》第22条明确规定了合理使用的相关内容,例如短视频为了个人学习、研究、欣赏目的,或者评论、介绍目的,适当引用他人作品都可能构成合理使用,不需要征得著作权人同意,也不需要付费。

  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当短视频内容提供者没有使用原作中独创性表达或者构成合理使用的前提下,短视频平台没有侵权责任;但是,当短视频内容提供者本身是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许可使用他人作品,可能构成侵权,这个时候平台应该承担间接的责任。可以适用通知、删除、反通知这个规则免责,当然,如果客观上存在明知或者应知情况下,可能不能用通知、删除规则免责。

  对于短视频行业能够健康发展,熊文聪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由文化行政执法大队不分情况“一刀切”的处理问题并不合适,而应该通过法院司法途径来解决。同时,为了降低交易成本,熊文聪建议政府部门可以建立全面开放的作品信息库,从而促进短视频著作权人、短视频平台、内容提供者达成快捷、高效的一揽子许可。

  戴钟伟表示,他也发现短视频行业在近年来获得巨大发展,但有一个问题长期困扰他们,就是短视频版权保护及如何变现问题,因为在同一个体系下,短视频拥有多个内容出口,不管是各自维权还是集中维权,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都比较高,而且和维权所得往往不成正比。另外,由于短视频内容方更新频次和运营能力有显著差距,导致短视频内容传播度和维权能力参差不齐,所以维权方面很难出现统一标准,也就出现了明显的竞争关系。

  戴钟伟表示,目前,短视频行业竞争在持续,产业在升级,无论是传统媒体生产的,还是社会新型机构生产的优质版权内容,在各种平台上都是争夺的焦点。但是由于价格体系不对等,导致行业发展也存在一些不平衡。

  另外,目前社会上还没有形成完整的版权链条和完整的法律生态,虽然部分短视频平台方通过多种手段正在解决行业痛点,但从实际运营当中,由于内容数量巨大,分发平台众多,版权监测、维权都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和物理,因此目前电视内容短视频版权保护和长视频相比还期待进一步的成熟和完善。

  李鑫表示,最近两三年是短视频发展的一个风口,但“一开始就发展成了沙尘暴,良莠不齐,泥沙俱下。虽然主管部门及时出手,包括各个行业主体自己进行梳理,使沙尘暴没有继续发展下去。”他认为,在短视频发展的第三阶段,版权保护对于短视频内容生产者来说将是关键。

  对于目前的资讯类短视频现状,李鑫认为,资讯类短视频一定是机构生产的优质内容,而目前一些自媒体还无法承担这样的职责:“我一直认为资讯类生产跟视频生产的天然门槛是机构媒体的最后机会。大家都在讲传统媒体的转型、怎么能够生存,我认为视频的生产是很重要的,这些是自媒体人无法承担的,短视频生产需要硬软件的投入,可能要制作动画,要前期拍摄,后端要剪辑,有专业人士制作。优质化、专业化实际上是资讯短视频必须实现的,如果不实现的话,我认为这个市场就完蛋了,不是最高的目标,还是最低线,而且关系到市场的生死。”

  因此,短视频行业要生存,就需要优质化、专业化,而要获得回报,就不得不提版权问题。李鑫透露,目前,资讯类短视频变现主要有三个途径:广告、付费观看和版权销售。目前,广告是几乎所有媒体主要的变现方式,目前中国的广告已经轮为流量生意,流量多的广告收入就高;然而版权防火墙建立不了的时候,原创视频就会被很多盗版视频垄断,付费观看也无从谈起。“版权防火墙建立不起来,无法自己养活自己,整个生态就出现问题。”

  李鑫认为,目前资讯类短视频的专业生产者并不多,已经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按理说,在这个内容为主导的当下,应该是优质内容在哪里,平台就应该在哪里;然而现在的平台却只愿意谈流量分成而不愿意谈版权问题。

  对此,李鑫表示,资讯短视频是内容定价的最好机会,因为有了强需求,优质的短视频是供不应求的,所以,才能实现公平定价,才有可能实现商业变现,商业闭环才能形成,众生态才能健康发展。“版权维护是很重要的,只有版权维护好了,我们才能销售我们的内容,我们的广告才能健康的发展,然后才可能实现商业变现。”

  他最后表示,版权保护真的应该是短视频内容治理很关键的因素,绝不只是一个法律问题。

  孙悦从加强部门和行业协会协调,建立良好的短视频版权保护播放秩序方面,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由于短视频制作相对容易,数量庞大,相当多的内容由非专业机构或人进行制作。而随着短视频商业价值的增加,风险也随之增加,短视频热潮引发的版权保护问题可能比传统影视剧网络盗版纠纷更加棘手,因此短视频版权保护和产业发展需要多部门、多行业齐抓共管、多方协作。

  第二,建议政府部门、科研单位、行业协会和机构以立项形式加大对此话题的研讨,并借鉴国外的经验,借鉴合理化成分,为我所用。

  第三,建议政府主管部门引导各平台权利人、协会、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进行合作,联合开发完备的版权数据库和内容识别系统,增强事前的侵权防范。

  第四,针对短视频制作作者作为非专业人士的特点,主管部门或行业协会联合短视频的龙头企业提供示范范本、用户至上、上传指南等规范性文件供大家参考,帮助作者在传播前对自己的侵权风险进行查。

  第五,加强版权监测,加强法律普及以及典型案件的宣传,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孙悦最后表示,短视频产业生产流程简单、制作门槛低,因此内容质量良莠不齐,与传统模式相比,遇到的版权问题更复杂,从作品使用方式到认定、确权、维权、从保护自身版权到不侵犯他人版权都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新的挑战,中国版权协会作为行业协会将在国家版权局的领导下继续加强协调,维护短视频发展的良好环境,促进短视频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曹丽萍表示,目前海淀法院知识产权庭审理的短视频相关案件数量不多,但从这些案例中可以看出,有三个误区必须要排除。

  第一个误区是时长论,即以短视频的时长判断性质。对此,曹丽萍认为,无论是对短视频还是长视频,这种判断标准都是不客观的。

  第二个误区,是认为连续动态画面不是影视作品就是录像制品。曹丽萍举例说,有人将前些日子很火的四格漫画“妈妈再打我一次”改编成了动画,并进行了配音。虽然这段视频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影视作品或者录像制品的条件,但它的独创性和之前的漫画是一样的,并没有表现出视频制作者自己的表达,因此即使做成短视频的效果,在分类上还是美术作品。

  第三个误区,认为网友根据短视频平台提供的素材录制的短视频就不具有独创性。她解释称:“现在短视频平台会提供一些背景音乐包括参考表演,还有编辑元素等等,提供给普通的网友,在参考视频的指导下自己录,我们确实会看到大量网友录的短视频有很多共性的东西,但是,我们也不能够怀疑或者小觑网友们自己的想象力和个性化发挥,有些即使是同样参考视频,网友自己录完的视频,也会呈现不同的效果。简单给大家展示一下同样参考视频下网友们自己发挥出来的视频画面还是不太一样,所以,也不排除网友自己加入独创性表达的元素而使整个视频具有独创性。”

  刘立新介绍,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五队专司版权执法工作。今年,按照国家版权局剑网2018专项行动要求,五队积极开展了三个方面的短视频整治工作:

  第一,严管。具体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巡查,增加了对短视频互联网方面的巡查检查频次;二是约谈了相关的短视频平台方和内容生产方,提出明确的版权要求。

  第二,严查。今年执法办案过程中,把短视频整治工作作为工作重点,查处几个在短视频整治工作中比较有典型意义的案子。

  第三,重处。在出现较明显侵权行为,但违法金额无法确定的时候,根据《著作权法》规定的5至25万元以下罚款的范围内,基本按照最高处罚。

  在谈到举报侵权的问题时,刘立新表示,截至目前,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五队接到36起举报,其中互联网的20起。从举报的情况看,能够及时查处的,都有以下特点:第一,权属清晰,第二,证据确实充分而且准确。“如涉及到权利被侵犯,您尽可能提供准确、充分的证据,以便我们在查处工作当中、在维权工作当中可以快速、准确、便捷。”

  段玉萍对座谈会进行了总结发言,并就剑网2018,特别是关于短视频治理谈了三点看法,即为什么国家版权局把短视频的版权保护纳入剑网2018专项治理;怎么规范短视频的版权秩序;作为短视频的企业,如何强化主体责任。

  对于第一个问题,段玉萍表示,剑网行动到今年已经连续开展了14年。近两年,国家版权局每年都把一些版权保护比较突出的问题纳入当年的剑网行动。今年,短视频出现了爆炸式发展,其中版权问题比较突出。因此,国家版权局自然而然的将短视频治理纳入到了剑网2018专项行动当中,并成为治理重点。

  对于如何规范短视频的版权秩序,段玉萍从短视频的制作方、平台方等方面,进行了说明:

  对于短视频的制作方,一定要严格依照《著作权法》的规定,从总体来说,我们规范短视频是依据《著作权法》相关条例,对于直接制作者,要严格遵守《著作权法》的规定,未经许可,不得使用受版权保护的内容进行制作。未经许可,不得将受版权保护的短视频直接传播。

  对于平台方,要严格履行通知删除义务,只要权利人通知,要立即删除,当然,对于明知、应知的,平台方要主动的采取措施。对于反复上传、反复侵权的平台内容提供商来说,行政部门要采取比较严格的监管方式,并主动采取措施。另外,国家版权局要求平台要在显著位置作出声明,并通知删除相关视频的联系方式等。

  段玉萍说,目前,行政执法部门并没有采取一刀切的方式,而是严格按照程序,而且在有证据材料的情况下,严格依法进行行政处罚。

  段玉萍表示,作为行政部门,规范短视频版权的目的是为了规范短视频的版权秩序,使权利人能够通过短视频商业模式获得一定盈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希望是一种恶性竞争、无序竞争,从政府角度,我们就是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她最后表示:“我们从事短视频领域的企业要高度重视,要把短视频这种版权保护重视程度和对内容的监管提高到同等的重视程度。”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