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雪雁露新闻博客资讯网

吴谢宇曾在母亲离世后操办退休宴后藏身重庆做

发布:admin06-05分类: 体育新闻

  在吴谢宇的亲人和朋友们看来,之前这个家庭,可能父亲提供的是快乐的力量,母亲提供的是安静的力量。吴父去世后,快乐的那一端消失了。玩伴记得,从那时候起,吴谢宇很少和他们一起玩了。他不能确认是否与吴父的去世相关,也许原因是复杂的,“大家都长大了。”

  3年前,他因涉嫌杀害母亲谢天琴被警方通缉。根据最新消息,福州警方对他的审讯并不顺利,诸多谜团待解——比如他为何自毁?他与母亲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杀母前他经历了什么?在侦查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他如何在国内躲过三年?以及最后为何会被抓获?

  吴谢宇被捕后,每日人物记者赴福州、重庆两地采访,见到了吴谢宇的亲人、朋友和同事,根据目前得到的信息,很难还原全部的故事,但这些细节,也许能解答部分疑问。

  如果陌生客人去酒吧和KTV点“男模”,得到的回复一定是:“我们这儿没有。”就算是老顾客也会被提醒,现在不是点模特的好时候。可一周前还不是这样,如果需要,销售会带来一整排“男模”,任君挑选。

  在重庆的夜场,“男模”分为三种,能喝的,能玩儿的,还有长得好看的。一位常光顾吴谢宇工作酒吧的女孩儿说,吴谢宇(化名“小龙”)属于能喝酒的那种,他不是特别会来事儿,但是擅长服务一些男性顾客,帮他们挡酒。

  吴谢宇曾经藏身的这家酒吧,是重庆最著名的酒吧之一,有亚洲第一巨幕的2400平方外景墙,内部是高13米的超大空间——这与惯常的逻辑不同:大家以为,吴谢宇就算做男模,肯定会选择那些规模较小、不起眼的酒吧,但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在重庆,隐身是容易的——曾与吴谢宇共事过的“男模”小江说,他所知道的重庆夜场,至少活跃着数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男模”。

  夜场接收“男模”的门槛低,大多数场子都不需要身份证,也不需要体检,每个人都用艺名。这个工作相对自由,一般不会与某一特定夜场签固定约,他们漂浮在城市里,同时在许多场子工作,今晚去哪儿,主要取决于哪儿的生意好。

  他们不需要和夜场搞好关系,要进去工作,花100块买一张卡,就会拥有一个牌号,有进场权。按市场价,服务一次客人,小费400起。

  “男模”间是竞争关系,也决定了它很少圈子化。小江打开手机,向每日人物记者展示他的微信群,他知道的“小龙”就有3个,有人叫程程、小川、佳轩,这些都是艺名。对方真名是什么,老家哪里,家里什么情况,大家互不关心。

  许多同行对吴谢宇的印象都很模糊。他不爱交际,小江曾在不同的夜场见到他,但他很少与同行聊天,也不会互换联系方式。

  住宿也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观音桥附近的一栋大楼里,挂满了“住宿”的招牌,全是临时小旅馆。一晚上50块,有时甚至更低,也不需要登记身份证,漂浮在重庆的“男模”们,也会在这里长住。

  小江说,“在这里,只要你不多说,不掀起大风大浪,不混成大哥大,就没人知道你的存在。每天上个班,客人点到你,陪客人喝酒,就有几百块钱,甚至更多。他们一辈子都找不到你。”

  吴谢宇被抓后,一种观点是,他是因为在机场被人脸识别设备认出。“从安检识别到抓捕,仅仅用了10分钟。”

  据媒体报道,4月21日凌晨4点多,吴谢宇进入重庆江北机场T2航站楼。在3号门进入防爆安全检查区域等待检查期间,吴谢宇被监控设备4次抓拍,每次相似度比对都大于、等于98%。等待期间,吴谢宇手搭在一名女士肩上,面露笑容。4次抓拍的同时,也关联出他被通缉时的照片。

  但实际上,一个来自重庆机场的权威信源告诉每日人物,这次对吴谢宇的抓捕,并非依靠人脸识别,而是警方使用其他科技手段,在之前就已得知吴谢宇在重庆,再进一步确认其活动范围、寻找其行动轨迹。“前期已经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了,就等那一刻。”

  为什么抓捕会在机场?该信源的解释是,因为机场是一个封闭环境,只要堵死所有出口,嫌疑人就很难逃脱。在这个环境中布控,抓捕难度更小。“你想想,凌晨4点钟,拍到他之后马上就有警察出来盘问,怎么可能?”

  重庆机场的人脸识别技术提供方之一,是中国科学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他们的“机场安检智能识别系统”已经在重庆机场使用一年有余。该机构的两位技术人员告诉每日人物,使用人脸识别技术抓捕逃犯,目前来看还是相当困难的。

  他们之前在重庆地铁做过实验,用人脸识别技术寻找重庆扒手库里的扒手,一旦匹配,系统将立刻报警。但实际上,系统误报率较高。重庆机场平均每天10万的人流量,按目前的误报率,是很难有人力去辨认挨个辨认这些被系统报警的人,是否真正为在逃通缉犯——毕竟,目前全国在逃的A类通缉犯就超过了30万。他们认为,随着技术发展,可能会到人们理想的那一步,但还不是现在。

  吴谢宇的母亲谢天琴,是福州教育学院二附中的一名老师,他们一家曾生活在学校家属院里,许多老师都还记得他们和吴谢宇吃过的最后一顿饭。

  那是在2015年七八月份,吴谢宇以母亲的名义,邀请了相识十几年的老师(邻居)们吃饭——相当于替母亲举办退休仪式。受邀者不在少数,和谢天琴不是一个教研组、并不相熟的老师们也都出席了,坐了好几桌。当时吴谢宇已经帮母亲办好了离职手续,领取了她的退休金和住房公积金。

  但这样的宴会,谢天琴并没有出席。吴谢宇这样解释母亲不能出席的原因——谢天琴已经到达美国,因为她没有拿到绿卡,办的是探亲陪读签证,无法多次在中美间往返。而吴谢宇因为在美国学校就读,可以拿到通行证。没有人怀疑他的解释。

  这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系统,一个熟人社会。家属楼也在校园里,老师们在这里工作,也在这里生活。每个教师子女都是被所有其他长辈看着出生、长大的。一位教师子女、同时也是吴谢宇十多年的玩伴说,吴谢宇去办母亲的退休手续,是没有任何人会疑心的。

  “因为这个时候的吴谢宇已经成为了这个学校、我们这些教师子女群体里的一颗明星,一个典范,这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天才。为祖宗争光、为学校争光、为地区争光、为全市全省争光的这样一个英雄人物。”

  那个时刻,吴谢宇与母亲的荣耀都达到了顶峰。饭局上人们表达了对谢天琴的羡慕,觉得孩子孝顺、有能力,前途无量。告别宴是温馨的,人们以为他们会在美国开始新生活。

  直到2016年2月14日,警方破门而入,在教职工宿舍5座102单元发现母亲谢天琴的尸体。

  4月28日,福建警方向媒体透露,吴谢宇自述时称,父亲吴志坚对他的影响确实较大。

  吴谢宇的玩伴讲述了一些童年细节。吴谢宇在大院那群小伙伴里并不出挑。那时他个子不高,年纪比大家都小一些,所以不管是打乒乓球、羽毛球,还是篮球,都没有太多存在感。有时大家不太能顾得上他。

  但吴父一直非常鼓励吴谢宇,每到傍晚,吴父下了班,总会带着吴谢宇出来打篮球、踢足球。吴父也打得不太好,但是总带着儿子一起玩儿。他们印象里,吴父是一个整天乐呵呵的人。

  谢天琴的性格则要更安静些。那时晚上六点吃完晚饭,所有小孩儿都会出来玩,一大群老师就在操场散步,浩浩荡荡的,或者在职工之家的活动中心里消遣。但不管是吴父生前还是去世后,谢老师都很少出来,她经常在家里呆着。她是最谨慎的母亲,到了点,她会最先喊孩子回家。

  吴谢宇初中时,父亲染病,在他读高一时,父亲去世。吴谢宇姑父对每日人物记者回忆,谢天琴曾带吴志坚去上海看病,辗转许多医院,几乎是倾尽全力,到他去世时,家里已经花了一百多万。

  在家族里看来,这个家庭是亲热的,和气的。吴志坚生前最后一个月被送回老家,姑父认为,这一举动不是因为夫妻关系不好,而是因为福建农村落叶归根的传统。他记得,那一个月里,谢天琴每周末都回去,仔仔细细地照顾吴志坚。

  因为学业繁忙,吴父去世时,吴谢宇并不在身边。那天放学后他才赶到老家,进村的路上,他一边走路一边掉泪。一位邻居记得,葬礼上他的情绪是克制的,他没有嚎啕,不会哭出声,一切都是默默的。

  一件可以确定的事情是,吴父去世对家庭的经济状况有很大影响。吴父生前在马尾一家铝合金厂做中层领导,收入尚可。他生病的几年,治病花光了这个家庭的所有积蓄,葬礼也是姑父一家出钱办的。在当地,谢天琴的工资不算高,大概在三千到五千之间,之后这些年,就是这份工资支撑母子俩的生活。后来,当年的很多邻居,都陆陆续续搬离了这个老旧宿舍,住进了商品房,他们母子成为留下来的少数人之一。

  在吴谢宇被抓后,一位知乎用户“谢谢”自称是其前同事。他说,吴谢宇曾与他在同一个酒吧做过服务生,还化名为张维晋。重庆警方确认了这一消息——吴谢宇在重庆使用的两个身份分别为周龙与张维晋。

  在这个酒吧里,吴谢宇是个沉默、不起眼的角色。他自称来自湖南,家里有个妹妹。有一年过年时他没回家,留在酒吧加班,大家以为他是为了挣比平常工资多三倍的加班费。

  吴谢宇的工资并不是同事里最高的——因为服务员的工资由底薪和提成组成,他们需要靠推销酒和果盘来获得提成,而大家对吴谢宇的印象是“不够聪明,嘴不够甜,不会来事儿”。

  “谢谢”告诉每日人物记者,吴谢宇常常抗拒拍照,每到聚餐合影时,他会躲开,理由是自己照相不好看。一次,同事拍大家吃饭的照片发给女朋友,拍到了吴谢宇,他赶紧提醒对方,不要让他出现在照片里。

  在发给几家媒体的私信里,“谢谢”最后说:“我想说不管是吴谢宇所谓的同学,朋友,还是我也好,压根不了解吴谢宇真正的内心世界,我们看到的都是表面,如果仅仅从几个所谓同学或者是我的语言中勾画出吴谢宇,那肯定不符合吴谢宇的内心世界。”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