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雪雁露新闻博客资讯网

中科曙光任京暘:人工智能芯片是天才也是怪人

发布:admin05-20分类: 科技新闻

  “人工智能芯片相当于一个天才,在某一个领域特别有实力,但可能在其他领域是‘怪人’,和其他人不一样,需要CPU、GPU去补短板。”5月16日,在天津举行的第三届世界智能大会上,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中科曙光”,603019)高级副总裁任京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如此描述在先进计算设备中,传统超级计算机与人工智能芯片的结合。在过去的大半年间,先进计算的“集团军”在天津以国家先进计算产业创新中心的形式完成了初步集结。

  中科曙光目前是亚洲第一大高性能计算机厂商,已经连续9年获得中国高性能计算机百强榜市场份额第一位,并曾首度将中国超算带入全球前十、前三名之列。但任京暘认为随着计算产业的发展,曙光已经从一家传统的高性能计算厂商转变为面向智能时代的先进计算厂商。

  他介绍道,先进计算是一个更大更宽的领域,包含高性能计算,也包含云计算、人工智能计算甚至前沿的类脑计算和量子计算。智能时代五花八门的应用,更加强调将多种计算方式融合起来解决问题。为某种应用专门制作设备,既不经济也不现实。这就要求计算系统和计算平台本身就具备多样性,能支撑不同的应用方向。一个新的超级计算机设备,里面搭载着高性能计算机CPU,也搭载着人工智能计算的核心部件。

  这其中包含的多种计算技术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高性能计算和云计算比较成熟,正在全面发力;人工智能计算处在中前期,能够大规模地使用,但无法做到全面支撑;量子计算则是前沿的新领域。比起互相“革命”,新的颠覆性技术将各自解决擅长的问题,更多地表现为协同和融合。

  新能源汽车、高端制造、基因生命科学,这些热点新兴产业都需要大量地耗费算力,不仅耗传统算力,也要求新的算力,这些都是需要先进计算支撑的领域。任京暘认为,先进计算目前已经是个万亿级别的产业,未来的成长空间不可限量。

  “先进计算作为一个整体的大产业,应该说已经过了萌芽期,正向少年阶段发展。我们希望它的青春期很短,迅速地进入青壮年。也希望它青春永驻,担当顶梁柱的阶段很长。”他说道。

  2016年,“先进计算”作为一个新词汇出现在《“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当中。2018年年底,获国家发改委批复,由中科曙光牵头,联合多家产业上下游企业、科研院所和知名高校作为核心单位共同组建的国家先进计算产业创新中心在中科曙光天津产业基地启动建设。中科曙光未来将以天津为中心发展先进计算,深入参与京津冀协同发展,把京津冀建设为先进计算高地。

  对比中国科学院此前成立的先进计算技术创新与产业化联盟,任京暘解释道,联盟的形式更为松散,而国家先进计算产业创新中心是一个实体公司,由纯科研层面上升为产业层面。成立近半年以来,完成了先进计算“集团军”的组建,包括BAT、寒武纪、科大讯飞、潘建伟团队等等。在高性能计算和云计算、人工智能的技术融合上,几家合作单位也有了可喜的新进展。

  “我们能够找到那么多优秀的队友,是因为我们所面临的困惑和希望,也是他们的痛点,他们的希望,这是一拍即合的。”任京暘说道。

  除了作为硬技术上的推进器和孵化器,该中心也将输出先进计算服务,让没有建设先进计算中心的地区,可以享受服务的便利,“不用发电,交钱买电即可”。

  谈及天津,任京暘坦然以“主场”自居。他回忆道,天津见证了中科曙光发展历程上的许多重要时刻成。公司最初的生产活动在清华大学跟圆明园中间的一个小院子里进行,2006年第一条真正的工厂生产线在天津落地。公司历史上成绩最好的超算曙光6000,以及下一代更具规模的超算都在天津生产制造。2014年,中科曙光作为一家天津企业登陆上交所。

  “李国杰院士曾经给曙光题了四个字‘顶天立地’,指我们做技术上头要突破核心技术,下面要跟应用深度结合。我觉得天津对于智能产业的支持力度和政策也可以用‘顶天立地’四个字来形容。比如对智能产业放水养大鱼,这种就是顶天的规划,看得很远,集中资源办大事,同时很多具体政策又非常接地气。”任京暘说道。

  此外,天津的传统产业还占有相当一部分比重,在其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比如制造业智能化、工业互联网建设,都需要先进计算的赋能和提升。针对以金融服务业为代表的天津服务业,先进计算也具有全面的支撑作用。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